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追溯失事地点不易搜寻MH370留尼汪岛的悬念

发布时间:2019-09-29 23:39:24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追溯失事地点不易 搜寻MH370:留尼汪岛的悬念

时代周报记者 马欢

长达17个月的马航MH370搜寻,终于出现了迄今为止最重大的一项发现:2015年7月29日,一块机翼残骸被海水冲上了非洲马达加斯加附近,印度洋法属留尼汪岛的岸边,航空专家称,该残骸与一年前失踪的370客机设计一致。

目前空难调查人员正对此展开调查,如果这片碎片来自失踪飞机,那么这可能会为MH370的命运带来关键线索。不过,接下来的两天在留尼汪岛海滩新发现的金属残片,则被陆续证实与马航MH370无关。

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们也已经开始猜测和模拟,飞机残骸究竟是如何穿越茫茫的印度洋,飘到了这座鲜为人知的小岛。关于马航MH370的巨大悬念,被留到了8月5日法国图卢兹的法国国防部军备总局航空技术中心。

留尼汪岛的猜想

如果不是一块从茫茫大洋中漂来的飞机碎片,留尼汪岛在人们印象中,还只是一座属于法国的热带旅游岛屿。

这座岛位于非洲东南面印度洋中马斯克林群岛的西南部,距马达加斯加650千米,东北距毛里求斯192千米。该岛呈椭圆形,长约65千米,宽约50千米,海岸线长207千米。留尼汪,法语意译为“团聚”、“重聚”。1639年法国人到此,现为法国“海外省”,是一个火山岛,岛上两山夹一高原。内日峰是座死火山,海拔3069米,为全岛的最高点。属热带气候。

2015年7月29日清晨,当地海滩清洁工、46岁的约翰尼·贝格在东北海岸小镇Saint-Andre附近的一处海滩上捡石子时,发现了一块长约两米的碎片,样子像是飞机的残骸。

“它体积很庞大,根本不可能忽视。”贝格称一眼就看出那是飞机残骸,但不知道它有多重要,也没想过它跟失联的马航有什么关系。事后,在得知飞机碎片可能属于MH370后,贝格说:“这太令人震惊了,让我不寒而栗。”

除了机翼碎片,他还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小型行李箱,但尚不确定和飞机残骸有无关联。

残骸的照片很快就在互联网上传播。一名法国航空专家在Twitter上指出这片残骸(看上去是机翼的一个控制面襟副翼)看上去与波音777非常相似,MH370正是这种机型。美联社也援引一位匿名的“美国官员”的话称“高度怀疑”该零件来自一架波音777。

残骸的照片迅速在波音公司员工之间流传开来,设计并建造该机型的工程师及机械师试图找到新的线索。几位未参与官方调查的波音员工在看过照片后表示,该残骸的形状与波音777客机的襟副翼的造型一致。一位长期供职波音的员工称,这块残骸的凹面形状的确常见于波音777客机襟翼。

BBC记者维斯科特说,在留尼汪发现的残骸上可能有一个能追踪MH370信息的数据卷。

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发言人丹尼尔·奥马利表示,该局正与法国官员和来自波音的专家合作,将努力证实这片残骸来自哪个型号的飞机以及是否来自MH370。他表示“碎片被发现的地理位置与目前的搜索范围并无不符”。

另一方面,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留尼汪岛一名海滩清洁工人,早在今年5月就已见过类似残骸,但当时并未留意,直至看到近期报道,才回想事件,他表示当时还发现蓝色座椅和行李箱等多种可能来自飞机的物件,都已当成垃圾烧毁。当地另一名妇女也说,5月与儿子逛海滩时,也见到同一块残骸及一件行李箱。

这块疑似襟副翼的残骸,被装在一个大木箱中,由法航一架民航机运走,在7月31日晚上被运离留尼汪岛,并于8月1日清晨抵达巴黎奥利机场,之后将继续被转交位于图卢兹的军备总局航空技术中心作进一步分析。检获的小型行李箱也会送到巴黎,由警方作进一步DNA检测。

负责鉴定飞机残骸工作的这一实验室有600名专家,曾协助调查2009年法航一架从里约热内卢飞往巴黎客机坠落南大西洋(600558,股吧)的事故。

机翼残骸属于波音777

目前唯一确认的信息是,马来西亚政府7月31日表示,在留尼汪找到的飞机襟副翼,属于波音777客机。马来西亚交通部在Facebook发表声明,这一信息经由法国当局、波音公司、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以及马来西亚调查团验证。而来自马来西亚、美国、中国、法国以及波音公司的代表,8月5日会在法国图卢兹进一步验证。

据路透社报道,过去20年间,波音777型客机只发生过4起严重意外,而马航MH370被认为是唯一在南半球坠毁的飞机。

交通部长廖中莱在马来西亚交通部Facebook网页发表声明表示,襟副翼是来自波音777。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则透露,马方已分别向图卢兹和留尼汪岛派出一支专家组。

“这块碎片的照片显示,它是从飞机上剧烈地撕裂下来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高级研究员彼得·马罗斯泽基说,他曾长期在澳大利亚航空业担任高管。

“看看这个碎片,飞机明显无法幸免,它遭到了彻底损毁。”马罗斯泽基补充道。法国官员能够相当快速地识别该部件,因为上面镶的不锈钢铭牌应该可以提供相当有用的识别信息。他说,这块铭牌“通常镶在一个相当稳固的部件上”,即便遭受非常猛烈的撞击,也不太可能脱落。

接下来对残骸的调查重点预计将集中在残骸如何从机身脱落、是否曾经爆炸以及有无化学物质痕迹,还会研究上面的海洋微生物,希望找出残骸来源地。

或随洋流横跨印度洋

留尼汪岛距离目前澳大利亚军队搜索的印度洋区域有4000多公里之遥,但在专家分析看来,洋流有可能将飞机碎片带到这个小岛。

西澳大利亚大学海洋学家查里塔·帕蒂亚拉奇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南印度洋存在着一个逆时针方向运动的巨大洋流,它在靠近南极的地方由西向东运动,速度较慢;在赤道以南改为由东向西运动,速度较快;在马达加斯加岛以东海域由北向南运动,而在澳大利亚西海岸由南向北运动,形成一个循环。

“我们去年建立的模型显示,飞机坠海18-24个月之内,(残骸)有可能最终抵达(留尼汪岛)那个区域,”帕蒂亚拉奇说。他认为,残骸开始漂流的地点肯定在南半球。根据他的模型测算,残骸可能会在两年内向西漂流至马达加斯加,也可能向东漂流至塔斯马尼亚岛甚至更东。

就在2014年,新南威尔士大学专门研究洋流的海洋学家埃里克·文塞比勒曾对MH370航班残骸可能在哪儿进行过大量的计算机模拟。他表示,部分碎片现在到达留尼汪岛是有可能的。

但他说,这样推断,当时飞机应该是进入了澳大利亚西北方向的水域。因为对引擎在最后几小时发出的卫星信号进行的一系列独立分析,均显示飞机是在澳大利亚西南方向—几百公里以南—坠落的。来自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中国的调查人员开展的搜寻行动正是集中在该区域。

文塞比勒表示,在赤道附近,印度洋洋流从东往西流动的速度相当快,但往南流动的速度则要慢一些。进入主要搜寻海域的残骸,现在漂到留尼汪那么远的地方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令人遗憾的是,即便可以确定飞机残骸属于马航370,但由此反向追溯定位飞机坠海地点不太现实,因为在模型计算之余有太多的变量。

“海洋的运行就像一台庞大的弹球机”,飞机残骸“可能散布在一个巨大的区域”,文塞比勒说道,在他看来,即便岸上发现的物体来自MH370航班,也不意味着会在附近找到任何其他部件。

2014年3月8日,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航班失踪,机上共有239人。雷达跟踪数据显示,这架飞机在飞行过程中突然改变路线,后来的分析显示,飞机飞向印度洋上空。

自失联以来,对MH370的搜寻地点也随着各类分析一变再变,从泰国湾到孟加拉湾,再到印度洋中部,最终至澳大利亚西南海域。

目前,搜寻行动由澳大利亚领衔,主要集中在了澳大利亚南印度洋的一片广大区域。澳大利亚交通安全局局长马丁·多兰负责领导搜索行动。他相信在印度洋进行的搜索是正确的,最终能够发现失踪客机。

澳大利亚副总理沃伦·特拉斯在悉尼表示,这块碎片在搜索区域的数千英里之外被发现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进展”。他说,调查人员正在“试图确认这块东西的信息,以及它是否真的与MH370的失踪有联系。”

东莞信托

金乐函数

少儿英语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