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看到异世的小女孩-【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8:10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在夺子大战中,叶红再次败诉,只好告别儿子小杰,远走他乡,在外地开了个童装店。

这天,叶红回店时,发现把钱包弄丢了,她连忙沿着刚刚走过的路寻找。当穿过马路时,她耳边听到-阵紧急的刹车声,然后是一声惊叫: “妈妈,小心!”接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跑过来,一把推开了她。

叶红惊魂稍定,连忙去看小女孩。只见那个女孩从车底下慢慢地爬出来,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

叶红把小女孩带回店中,小女孩说了句“妈妈,我走了很多路,太累了”,竟睡着了。一声“妈妈”,触动了叶红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小杰,忍不住抱起小女孩哼起了歌。

小女孩醒来后,叶红问:“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你的家在哪?你父母呢?”

小女孩轻轻地答了句: “我叫童童。”再也不肯回答别的问题了。

叶红说:“童童,我叫警察叔叔帮你找妈妈吧。”说着掏出手机准备报警。童童突然盯了她一眼,快步出门,叶红找了半天也没找着。

晚上,叶红回到自己租住的屋子,发现门口睡着个瘦小的女孩,正是下午跑丢了的童童,就带她进了家门。

童童抱起床头上叶红母子俩的相片,问:“妈妈,你爱你的儿子吗?”

叶红说:“很爱很爱,用我整个生命去爱。”

童童说: “妈妈,你真好!你的儿子也很爱你,可是……我能跟你一起住三天吗?就三天!”

叶红不回答,童童就缠着,一个劲地哀求。叶红只得点头同意。

童童乐坏了,抱着叶红的手臂,拍着她的背说: “妈妈,我陪你睡觉!”那懂事的样子像极了儿子小杰,叶红的眼睛不由得红了。

叶红做了一晚上的美梦,梦中,儿子回到她身边,母子俩玩得非常高兴。醒来后,她发现桌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豆浆和包子。

叶红指着豆浆和包子问: “这些是怎么来的?”

童童用大人的语气说: “桌子底下掉着张五元钱,我捡起来买了早餐。妈妈快吃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叶红微微一笑,心里有种小小的感动。

叶红带着童童去童装店,孩子一路上都很安静,只盯着前方走路,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时不时地撞到人,别人呵斥,她却仍旧朝前走着。叶红只好紧紧抓着她的手。

“妈妈,你有钱吗?”一直沉默盼童童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叶红一愣,反问道: “当然有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童童拉着叶红的手朝前奔去,她只顾着往前跑,完全不注意避让行人,重重地撞在了一个妇女的手袋上,鼻子流血了。但童童毫无反应,使劲拽着叶红继续朝前奔去。

她们上了天桥,天桥两边坐着许多乞丐。童童径直走到最边上一个中年汉子的旁边,蹲下去安慰对方,然后央求叶红拿钱出来。

叶红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元,可童童还不满意,非得让她把所有钱都拿出来不可。

叶红不禁奇怪了,小声地问:“童童,你认识他,还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童童摇摇头: “我不认识他,可我知道他是一个好人,是好爸爸,他真的是为了给孩子治病才来要钱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能看见啊!”

听到童童莫名其妙的回答,叶红气不打一处来: “你能看见的就是好人?这叫什么话嘛!这孩子简直气死我了。”说完扭头就走。

童童跟在后面,不停地叫着“妈妈”,叶红头也没回。

童童一直在童装店门口站着,看叶红忙碌。

叶红休息的时候,童童轻轻地走进来,怯怯地说:“妈妈,别生气好吗?”

叶红硬着的心肠刹那间就软了下来。

童童说:“妈妈,我只能看见有一颗善心的人,还有……”后面的话她犹豫着没说了。

叶红想起今天童童老撞到人的事,于是没再问,陪她坐在电脑前看动画片。

童童看着动画片,笑弯了腰。

听到她欢笑的声音,叶红的眼圈又红了,她太想自己的儿子小杰了。

回家的路上,过江岸时,童童突然停下了脚步,抬起头说: “妈妈,我听见有人在哭。”她慢慢地走下江边的阶梯,跪在江水边轻轻地抽咽起来。

叶红吓坏了,抱紧孩子问她出了什么事。

童童说: “江水里有个小妹妹,她好冷。”

叶红买来了手电,童童指着一个方向,叶红把手电光扫过去,果然发现那里有道黑影。

叶红报警后,警察很快打捞出了一个女婴的尸体。根据遗物,他们认定这是一个弃婴,本来遗弃在岸边,不知什么原因掉落江中了。

回到家中,叶红忐忑不安:童童这孩子为什么能看到一些自己完全看不到的东西,莫非她有什么特异功能?或者,她根本就不是人?

当晚叶红起夜,下床要去楼顶厕所。她这里是鸽子间,大家共用这一个厕所。

童童也醒了,紧张地说: “妈妈,不要去!阿姨会吓坏你的!”叶红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认为童童是惊吓过度,有些疑神疑鬼了。

童童背靠着门不让打开。叶红生气了,抱开童童开了门,一松手,童童却跑在前头,到了厕所门口,冲里面小声地说: “阿姨,你先回去,别吓着我妈妈,好吗?谢谢了。”童童认真地挥着手,叶红看得心里发毛。

周围静得可怕。方便完后,叶红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下了楼。躺在床上,她总是睡不着,迷迷糊糊中,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让人毛骨悚然。

在一片嘈杂声中,一个女住户被抬上了救护车,大家说她上厕所时,见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叶红的背部冒出了冷汗。

童童告诉叶红,是阿姨出来透气了。

叶红问,谁是阿姨?童童摇着头说不出来。

叶红翻来覆去睡不着,童童轻轻地亲了下她的耳垂,说:“妈妈,我给你讲故事吧,听着听着你就能睡着了。”

叶红猛然一惊,这个情景就像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跟儿子一起生活的日子。她经常失眠,懂事的儿子会轻轻地亲一下她的耳垂,然后给她讲在幼儿园学来的故事。

叶红抱紧童童,哭着问:“童童,谁教你的?是小杰吗?是我的儿子吗?”童童也紧紧地抱着叶红,没回答就睡着了。

由于昨天晚上传说闹了鬼,经常满位的厕所敞开着门,洗漱的人也没有一个。童童端着牙杯走进厕所,盯着墙壁发呆。

“童童,看什么呢?”叶红挤着牙膏问。

童童轻轻地说:“妈妈,阿姨真可怜!”

叶红手里的牙膏几乎拿不稳,她探着身子瞧过去。童童盯着的白墙壁上,除了一些水印、泥印和脚印,什么都没有。她把童童拖下楼,连牙都没刷。

叶红决定搬家,她比划着问童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能看到那个?”

“‘那个’是什么?”童童眨巴着大眼睛,“我只能看见阿姨,她太可怜了,但不会伤害我们的,我很想帮帮她。阿姨就睡在这里,我们把她挖出来,送回老家吧。”她说出了一个详细的位置。

叶红颤抖着手打电话报警。果然,警方挖开来,厕所里真的有具骸骨,埋了五年多了。

在童童的帮助下,警方很快查清了案件。死者是个年轻女孩,五年前租住在这里。邻居是个流氓,趁周围的人上班时想劫财劫色,女孩奋起反抗而被杀害,为了毁尸灭迹,他把尸体埋进了刚好在翻修的粪坑……

童童再次破案,叶红看着她像看怪胎一样,既疑惑又害怕。

叶红接到了前夫的电话,说小杰失踪两天了,到现在毫无消息,问是不是她接走了。叶红气得破口大骂,她站立不稳,晕倒在地上。

“妈妈,妈妈!”叶红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她睁开眼,见童童脸上正挂满了泪水在呼唤她。

她挣扎着起身,问:“童童,你不是很厉害吗?你帮妈妈找小杰好不好?”

童童犹豫着说:“妈妈,我只能看见世界上的善心、鬼魂和杀气。”

叶红一愣,不敢再说什么.她把童童留在家,自己去车站和港口寻找,还印了许多寻人的小广告请人张贴。傍晚,她的手机响了,是童童打来电话,让她快点回家。

叶红回到家里,只见童童安静地坐着,桌子上放满了纸,纸上全写着:“妈妈,我爱你。小杰”。看到儿子的名字,叶红非常高兴,连忙问小杰在哪。童童低着头不说话。

叶红问多了,童童眼中落下了泪,说:“小杰想你了,可爸爸和奶奶不许他来,于是他就偷偷地来了……他还小,飞不了那么远,停在我们镇上休息时,我见到了他。受他的委托,我才来找你,代他抱着你睡觉,因为,他说你失眠怕黑。我没办法在这里待太久,只能答应他照顾你三天,并且不把他的情况告诉你。”

叶红听得一头雾水,哭着说:“你说什么呀?好孩子,你一定知道小杰在哪,快带妈妈去找他好不好?”

童童问: “妈妈,我已经陪你三天了,对不对?”叶红点头称是。童童伤心地说: “妈妈,你知道什么是半死人吗?”叶红没听懂,童童的泪水流了下来,低声说: “我就是半死人,被死亡笼罩无法逃脱的人,注定就要死了 ”

叶红想要问清楚,童童摇摇头,递过来一个信封说:“妈妈,你要答应我,回到老家后才能把信打开,这样你才能找到小杰。”叶红急不可待地接过了信。童童抱着叶红的腰,眼泪不停地流,蹭在她胸前,把衣服全染湿了。

叶红赶回老家之前,想把童童交给房东,请他帮忙送到警察局。可是她一回头,童童又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十多个小时后,叶红才回到老家。一下车,她就急忙打开了信封,里面有一幅画,画上有一口圆井,井中画了一个小男孩。

按照画上的指示,叶红果然在一口枯井中找到了死去多日的儿子。枯井是在去车站的必经之路旁边。

叶红的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她一次次地昏死过去。她陷入一片漆黑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摸不着,只能听见小杰呼唤自己的声音: “妈妈,救我!妈妈,救我!”她伸手去抓,却一抓一个空。

不知过了多久,叶红醒过来了。她来到儿子的小坟边,脸贴着那些新鲜的泥土,就像贴着儿子的小脸蛋一样。她掏出手机,调出与儿子通电话时的录音,心如刀割。那么多的音频文件,她一个个地听下去,一遍又一遍。

突然,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叶红按下接听键,对方却一声不吭。挂掉电话后,叶红发现手机里多了一个音频文件,听到里面的声音,她愣住了。声音不是儿子的,而是另一个稚嫩的童音: “妈妈,我爱你,我和小杰一样爱你!她的杀气更重了,我不用再做半死人了,我的死期到了,只是我真不喜欢死在水中。妈妈,你别伤心,我马上就要见到小杰了……”

这是童童的声音,叶红想起了那个奇怪的孩子,听声音,她一定是遇到危险了。

按照手机来电号码的资料,叶红两天后才找到童童家。这是一座漂亮的小洋楼,开门的是一个富态的中年女人,她防备地看着叶红,态度非常不友好。

“请问童童是住这里吗?”叶红轻轻地询问。“死了!”中年女人冷冷地回答,就要关门。

叶红拉住了她的手: “不告诉我童童在哪,我就不走。”中年女人厌恶地甩开她的手,边关门边说: “死了。我早就告诉你,她死了,病死了。”

叶红不由得泪如雨下,蹲在门前大哭起来,引来了很多邻居观看。从大家的议论中,叶红知道刚才那个中年女人是童童的后妈,五年前才嫁过来,生了两个儿子,对童童不太好。童童身体弱,病了有一段时间,前两天病情加重,死在了家里。

虽然早就料想到童童出了事,但知道她真的死了,叶红还是痛苦万分。她拼命地摇头:“不,童童不是病死的,她是被人害死的!”说着把手机里的录音播出来。邻居们都说,这确实是童童的声音。

叶红报了警。警察介入调查,根据尸检结果,确定童童是溺死的,害死她的人,正是她的后妈。童童很不喜欢这个后妈,后妈也一直把童童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半年来处心积虑要把继女整死。而童童遇害的时间,正是叶红接到无声电话的那一刻。

听着手机上小杰与童童的音频文件,叶红耳边似乎响起了两个孩子快乐的声音: “妈妈,妈妈。”

nk细胞治疗费用多少

中国食道癌医院排名

免疫干细胞治疗价格表

肠癌免疫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