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菜价大涨为何菜农没有享受到红利皱叶芥菜

发布时间:2020-10-19 05:35:09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菜价一路上扬,涨得市民只有招架之功。“蔬菜卖出了肉价钱”, 一个劲上涨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记者近日对田头、流通及市场进行了全环节的探访,惊奇地发现:最辛苦的生产者 农民没有享受到这一轮涨价的红利!  滨海村头:农民“眼红”菜价涨  月10日早晨,滨海长兴村村头大棚里,少数农户开始采摘西红柿。李耀塘对记者说,现在西红柿刚上市,大规模采摘应在三五天之后。  李耀塘家种西红柿已经10年了,今年5亩西红柿长势喜人。但他说,今年行情比去年稍差一点,去年一亩西红柿纯收入8000元,今年估计在6000元,而在成本上,今年跟去年差不多,一亩西红柿的肥料、种子,费用在500元。  下来收菜的当地蔬菜购销中心的张加和认为,西红柿价格比去年下降,是因为种得比去年多,比如长兴村,去年500亩,而今年有1000亩。他认为,城市批发市场的销售价即使上涨了,对地头收购价的拉动也不成比例:“批发价1块,我们7角;如果批发价2元,我们最多也就1.2元 农民得益不多。”  面对今年格外上涨的蔬菜行情,大多数菜农都很“眼红”,但建大棚与技术方面的制约,他们很无奈,蔬菜基本上赶不上价格的“早班车”,比如,他们的西红柿上市,却早过了2.3元一斤的高峰。  从慈溪到无锡:运菜车不超载要亏钱  月11日下午,记者跟无锡朝阳批发市场经纪人郑永远的车赶赴浙江慈溪,继续调查“涨价的蔬菜”。  在当地收购商带领下,记者来到慈溪掌起村头收购现场。正在卖蚕豆的农户钱勇告诉记者,他家种了4亩蚕豆,今年产量只有700公斤,收成不如去年,价格也不如去年 去年2元1公斤,而现在的价格是1.2元1公斤。他觉得没赚多少钱。  晚上6点,郑永远的11车蚕豆开始陆续起运。晚8点,记者跟着其中一辆车返回无锡朝阳蔬菜批发市场。一路上,这辆大货车经过跨海大桥、乍嘉苏高速,上沪宁高速,虽然超载了大约10吨,但“一路绿灯”通行无阻。  运菜车,一般都是司机自带车来为蔬菜经纪人服务,去时自找业务,回来时拉菜。一位不愿说出姓名的运菜师傅对记者说,运菜车一般都超载,有的超载达15吨。“不超载肯定亏嘛。”他告诉记者,为了赶早市,经纪人都要求走高速。现在油价高了,每吨运费达到100元,如果按照核定20吨的装载量,甚至不够来回油费和过路过桥费。“不过,以往超载给抓住了要卸货,现在最多就是罚款,而且一路上基本没遇到罚款。”  蔬菜批发市场:经纪人一夜赚五六万  夜里12点,吴师傅的车经过240公里的路程,顺利到达无锡朝阳蔬菜批发市场。先到的郑永远已经在此等候。司机开始睡觉,郑老板雇的3个小工开始卸货。他们的工作,是将大货车上的蚕豆卸到电瓶车上,再开到50米外的各超市开来的运菜车边,卸货。  凌晨2点,又有2辆郑永远的车从浙江慈溪开到了无锡朝阳市场,这些蚕豆直接对小贩子销售。不一会儿,朝阳市场的交易区热闹起来,菜贩子都骑电瓶车,把路几乎堵死。郑老板的蚕豆开始报价为1.6元1公斤,3点钟提高到2.4元,照样供不应求,菜贩子们为争菜恨不得打架。  记者为蚕豆算了一笔“环节账”:每公斤蚕豆,在慈溪地头,农民得1.2元,运费0.1元,收菜和卸菜的小工拿4分,水分损耗及浪费占4分,管理费(交5%也就是大约)6分,加起来为1.44元。而郑老板的菜,除了两车卖给超市的是1.5元外,3车售价在1.6元至2.4元之间,还有6车卖到了2.4元 是给农民收购价的整整一倍。  郑老板微笑着告诉记者,估摸自己这批蚕豆可以净赚5到6万元。不过,他坦言,“蔬菜一天一个价,就像玩股票,比如,昨天收1.8元,出手也只有1.8元,我12车蚕豆净亏了7万。”  记者留心观察分析,前一天郑老板亏得“流血”,是因为客商们看到蚕豆有利可图,纷纷进蚕豆,导致朝阳市场蚕豆供应量猛涨了一倍。而10日,许多人亏本后减少了进货,导致11日凌晨的蚕豆“价格又上来了”。  分析:菜价大涨,为何菜农难获益  菜价高,按理说菜农应该高兴。可是,事实却出人意料。  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章寿荣研究员分析,农产品消费弹性小,所以一般不大会出现因价格涨跌而影响销售总量的现象。农产品价格高,溢出的利润流淌到什么地方,值得关注。他说,随着现代流通业的发展与发达,蔬菜的供、采、购,已经倚重“规模物流”,因此,产品的定价权主要不在生产方,而在流通环节。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帮助菜农增收,成为各级政府的重要议题。他建议,一方面,作为弱质产业,农业应该得到政府方面的相关补贴,比如,当蔬菜出现减产的年份更要适当提高补贴标准,以保障菜农的生产积极性。另一方面,政府应主导并及时发布价格资讯,引导产销两个市场做好对接,及时汇总蔬菜供应情况、“削峰填谷”,客观上减少菜贩“赌菜”空间,遏制菜价非理性上涨。  章寿荣特别强调一个观点:即“信息化背景下农民的经营素质”。他认为,网络时代下的市场经济,与信息传播的方式和速度密切相关,个体种植、分散经营的农业经济也无法置身事外。而目前的现状是,农民和农业经济处于信息的贫弱位置,并且更容易受到信息不实、信息滞后的损害。因此,相关部门必须尽快尽善地帮助农民培养起信息化时代的有效销售素质。“几乎在每一次的农产品价格上涨中,获益最少的往往是最辛苦的生产者 农民。 这样的状况,实在不应重复上演!”

天津津门哪个中医院治疗荨麻疹

无锡哪里看白癜风好

重庆癫痫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