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流泗砖瓦厂假破产

发布时间:2020-03-04 16:12:59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十年迷局:真转让还是假破产?

日前,湖口县流泗镇原砖瓦厂60多名职工联名反映,凝聚着百余名职工心血的镇属砖瓦厂在2000年改制中涉嫌假破产,部分职工工资、集资以及工伤、社保没有得到妥善处理,同时这些职工质疑部分集体资产被侵占、贪污。

月初连续两天,晨报记者赶往流泗镇调查此事。

【事件调查】

1债务没同步办转移手续?

流泗镇砖瓦厂始建上世纪80年代,初期效益红火,一度也是九江市乃至周边比较有名的红砖基地,不到1年,砖瓦厂不仅盈利,还建起了四层的小洋楼。

直到1994年砖瓦厂上马釉瓷砖项目后,因技术不够、产品市场不佳,不仅该项目亏损,而且牵连到了砖瓦厂的红砖经营效益。此时,砖瓦厂已纳入到湖口县建筑陶瓷厂经营。

到2000年时,同其他国有、集体企业一样,效益滑坡已使厂里债务包袱等加重。为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盘活企业资产,湖口建筑陶瓷厂改制转为股份制民营企业,由原厂长王秀生及其兄以承担债务的方式出资成立了私营性质的有限责任公司湖口县石钟山建材有限责任公司。

然而,王秀生接手湖口建筑陶瓷厂后是否履行原厂所欠债务?2000年至今10多年,债务遗留问题还没得到合理解决,王即着手处置原釉瓷砖项目所用的设备资产,近年又利用厂土地与人兴建楼房,激起一些职工不满。

对此王秀生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债务一直都在还,大概还了1000多万。同时还告诉记者,当年的改制材料、债务债权登记在镇政府都有留存,厂已经卖给我了。

但一些职工反映,10年前老厂所欠债务至今没有偿还清,债务涉及集资购股、集资建房以及工资、工伤、社保等,据不完全统计拖欠职工300多万元的工资等款。

曾经参与湖口建筑陶瓷厂改制工作的人员坦言,当时资产和债务已整体转让给了王,按规定由其承担债务,债务债权也有登记。

据改制方案要求,以承担债务的方式购买资产,其债权转移手续亦随时办理,要做到边转让产权,边落实债务,不留尾巴,不遗后患。

但实际上,改制后对于债务没有及时办理转移手续,虽厂里保留有债务债权的登记,但职工们手头却没有书面凭证,原厂所欠债务如何归还他们心里也不清楚。此外,关于集资款、社保费等系类问题也是不清不白。

2破产重组还是产权转让?

集体企业产权已转为私有,同时其又在按规定履行债务,改制后对资产如何处置、利用应该说与原来职工之间已没有关系。

但职工们质疑,卖给了他,却没出钱解决拖欠职工的系列问题?是不是在借破产推卸应担的责任?

流泗镇分管工业的副书记柳守平回应称,改制前厂里账面亏损3800万元,实行改制符合当时政策。他认为当时的改制就是破产,职工现在还将厂当成集体资产要分利益,这种诉求不合理。而且改制后,厂里大部分债务已兑现,只少部分未还。

据湖口县2001年3月28日公布的《关于国有、集体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县国有、集体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主要形式是破产重组、股份合作和产权转让三种形式,对资不抵债的企业实行破产。

同时,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出具的验资事项说明称,原湖口县建筑陶瓷厂经资产评估,净资产为72万元,属集体所有资产。

也就是说,在改制前,湖口县建筑陶瓷厂没有破产,而是产权转让。

3产权转让是否公开标的?

此外,职工们质疑的另一个焦点是:当年改制时,集体企业转入到了王秀生名下时,为何很多职工不知情?王以承担债务方式受让产权后,为何没有同步办理债务债权转移手续?

职工许嵩告诉记者,自己1981年在砖瓦厂轮窑车间工作过程中被排风扇将右手无名指和小指切断,造成二指残废,最近想办工伤,就找到了现在的厂长,但对方告诉他,砖瓦厂已卖给我,这件事现在我不管。此时,许才知道原先的集体企业已成了私营企业。

现砖瓦厂由王秀生的儿子管理,2月1日,晨报记者在现场正好遇到他。他告诉记者,当年改制张贴了公告,因为没人接手,后来镇政府找到他父亲,才接下了厂子,厂子在这里,差你的钱我都在还,有能力多还,没能力少还,但一直都在还。而且原先的债务什么的在镇政府都有详细的登记。

据晨报记者查阅变更的资料显示,2000年7月11日,流泗镇成立企业改制领导小组,开始实施产权变更改制,7月25日完成清产核资、资产评估等工作,同时当日免除王秀生原湖口建筑陶瓷厂厂长职务,便于下步招标转让产权的顺利开展。

当年的改制方案中明确,按类别逐项搞好财产登记,对所有的债权、债务开展全面清理,核实往来账目由企业改制领导小组依据资产评估认定的价值进行竞标转让,并及时办理产权变更手续。

产权变更前期的资产评估等工作基本就绪后,就是选定转让对象,按照有关说法,当时已向社会公开标的,实行招标转让、择优选定。

同年8月15日,湖口建筑陶瓷厂产权转让对象选定王秀生。理由是:截止时间内仍无人前来竞标一致推举王秀生同志为湖口建筑陶瓷厂产权转让对象。

随后,王秀生与其兄王志、王进林以债权转股权方式整体受让陶瓷厂产权,同时承担原厂相应债务。改制后的新公司,王秀生参股比例占72.13%。但是至于为何债权债务转移手续没同步办理,目前尚不知。

4债权转移,签名伪造?

据有关资料,改制而成立的民营性质的湖口石钟山建材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之一王志占股15.31%,除了将其原湖口县建筑陶瓷厂所欠的债务转为股权外,还将原厂欠吴作义、吴和平、杨保生、周喜牛和夏世中等5人的59440元债务转为其名下股权。

王志同上述5人之间签订了借款协议,约定由其承担归还他们原厂所欠债务。据协议,五人自愿将在原厂债权(股金集资、应付账款)转借给乙方(即王志)作投资使用,以上款项待公司成立后由本人向公司财务办理债权转移手续,同时,所借款项分两年归还,每年归还50%,逾期未还按银行借款利率承担利息。

但晨报记者调查了解,其中吴和平对此并不知情,称签名系伪造。吴和平在2000年企业改制后离开到县城跑摩的,2日在湖口县晨报记者见到他并向其出示这份借款协议核实,但遭对方否定签名是其所签。

吴和平告诉记者,在改制前,湖口县建筑陶瓷厂集资建房,其个人缴纳集资款7000元、集资入股缴纳3425元等,大概1万多元。但是,没人还过,也不知道找谁。

除了不知情的人外,5人之一的夏世忠也投诉称款项未还清。

镇分管工业的党委副书记柳守平表示,改制时厂里建了一笔账目,承债的大部分也已兑现,也只是少部没还。这些都是按照当时的政策执行。

5盈利却不承担债务?

据知情人士称,现在红砖瓦还在生产,每年也有盈利。职工举报称,(2000年至今)10年以来,(他)侵吞了红砖生产线年均20万元的利润,侵吞了灰山分厂年均10万元的租金;侵吞了仓库、厂房约50万元的租金;侵吞了变卖陶瓷生产线约50万元的设备资金;还侵吞了征地修路、建房等大量土地补偿金,共计侵吞资金约500万元。

据2001年3月28日《湖口县国有、集体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实施细则》,应产权出让企业应优先偿还原企业规定需要偿还给职工的集资款、押金、招工集资款。

而坊间又传言,近年,王秀生以500百元出让厂地建楼房,此外还投资外地砖瓦厂、租赁厂房等,其企业是否真亏损尚不得知。不过,王秀生表示自己一直在归还债务,至今已还了千万左右。但究竟有多少债务,还有多少未还,对方未予透露。(文中涉及部分职工为化名)

【事件反映】

集体变私有被蒙10年

2月1日,流泗镇原砖瓦厂几名老职工再次聚在一起,商议着准备向厂里讨要说法。此前,这些职工在同厂方、镇政府接触过程中,因诉求未能得到满意答复,愤懑、质疑情绪不断升级。

镇政府分管干部的矛盾说法、砖瓦厂老总的拒绝,让职工们意识到砖瓦厂破产迷局重重,自己的权益正受到侵害。砖瓦厂破产消息传出后,一直以为那还是集体资产的老职工们不敢相信,自己竟被蒙了10多年,坊间猜疑不断。

如今,砖瓦厂已在私人名下,原厂所欠工资谁来偿还?一些职工就找到现任厂长,却被告之:这个厂卖给我了,别找我。

据职工举报称,(2000年至今)10年以来,(他)侵吞了利润、租金、设备资金、土地补偿金共计约500万元。集体职工下岗10年,拖欠职工300万元工资、集资、工伤、社保、就业安置等,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就连职工购买的住房都不让住。

这些老职工在联名举报信中除了要求解决拖欠职工的款项外,还希望能纠正流泗砖瓦厂假破产的错误,同时查处因此而导致500万元集体资金被侵占、贪污的法律责任。

辽宁定制工作服

内蒙古职业装订做

天津西装

长春西装定制